乙50%;腐50%
⚽️巴萨
⚾️高野(大阪桐荫、履正社、早稻田实业)

内心甚至有点小激动。

但爱是没有错的,爱是不该被批评、被看不起的。

想搞银翼杀手AU……!

“爱?那是什么?”银发绿眸的机器人尖锐的回答:“那是你们人类才有的,我不知道,我从未体会过。”

有那么一瞬间泽田纲吉说不出任何话来,他颤抖着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爱,”他缓慢而低沉的说着,竭尽全力在脑中搜寻和这有关的字眼。“爱就是、你渴望一个人,你想要触碰他、你想要理解他。甚至你会忍不住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只为吸引他的注意力,而谁都不能打消你这愚蠢的念头。”

“爱是你对那个人持有的一切情感:痛恨、嫉妒、发狂、喜悦、仰望——所有所有的情感汇聚一体形成了爱。它不是单纯的美好,可它痛苦而又甜蜜。”

“现在你明白了吗?”泽田纲吉绝望地说,手脚冰凉。

——然后他看见对方摇了摇头,语气冷漠平淡地...

新年快乐。

“你怎么不去死呢?”他说。
“你的皮肤在皱缩,你的四肢在萎缩,你的血肉在腐烂,你的躯干在坍塌,你的灵魂在发臭。”
“你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毫无意义,你是一块被果蝇爬满身的烂梨,丑陋无用而不自知。”
“你怎么不去死呢。”他再次陈述道。

我喜欢你——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我打开窗,不远处掉落一地的夹竹桃殷红花瓣拼出了“我喜欢你”的字样;耳畔的麻雀叽叽喳喳叫嚣着“我喜欢你”;操场上的打闹声透过鼓膜模模糊糊传入脑内,有谁在大声宣布着“我喜欢你”;笔掉在了地上,“我喜欢你”;风把窗帘吹鼓起,飘飘荡荡,“我喜欢你”;遥远的太平洋有鲸鱼浮出水面换气喷水,“我喜欢你”;约旦河西岸焦土之中有人安静接吻,“我喜欢你”;同桌问前桌:“你今中午打算吃什么?还是面包吗?”,“我喜欢你”。
全世界都在替胆小的我宣告着,我喜欢你。

Cosa Nostra:与光同尘

BGMデート

感谢观看。


Belief


       沢田纲吉,在狱寺隼人心目当中是不可战胜的。


       这么想其实挺微妙,毕竟彭格列十世年少时的废材程度在家族高层甚至同盟家族高层中都从来不是什么秘密,而伴随着他一起成长的守护者们更是对此知之甚详,好比云雀恭弥至今如果心情不好对着沢田纲吉张口还是一句草食动物。


       可是不管发生了什么,岚守就是固执的...

赛前。

春高正式开赛的前一天,孤爪研磨罕见回绝了黑尾“一起打游戏放松吧”的邀请,而是选择在家闷头大睡。

或许是对即将到来的比赛感到了压力——虽然这个推理成立的可能性低到孤爪研磨本人都不相信的地步——但他的确少见的感觉十分疲倦劳累,程度甚至达到了“动一动手指都觉得困难”的地步。孤爪研磨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让既是朋友又是队友的黑尾等人不安,因此只能抱着“也许休息一天就会好”的心态回绝大家的邀请睡觉。

但毕竟这是比较特殊的一天,春高第二天就要正式开始了,让研磨说他一点焦虑感都没有那也是骗人的。他只是没干劲,懒洋洋,并不是机器人——实际上也不可能有他这么懒散的机器人——理所当然会为了即将到来的重要比赛而紧张...

巨型糖。感动。

对你主席这种永久性隔壁黑来说,能说出“去RM也没啥我们依然是朋友”这样的话,真爱无误。

一直关注阿根廷队的人都知道这次内斗多厉害。
小马哥退了,你球哥要退,连kun都说考虑要退。
操。
心疼他们。
心疼球员。

© Ephemer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