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总抱着希望,期待冷酷之下藏着爱意,这样痛苦才不至于把她们逼疯。但真相是,那些人没有爱。

再见啦

她小小声的说:“洋娃娃小姐,我好喜欢你哦——。”
她又顿了顿,然后活泼泼笑了起来,使劲儿点了点头像是在强调自己的话语:“嗯,非常非常喜欢。”

我喜欢你——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我打开窗,不远处掉落一地的夹竹桃殷红花瓣拼出了“我喜欢你”的字样;耳畔的麻雀叽叽喳喳叫嚣着“我喜欢你”;操场上的打闹声透过鼓膜模模糊糊传入脑内,有谁在大声宣布着“我喜欢你”;笔掉在了地上,“我喜欢你”;风把窗帘吹鼓起,飘飘荡荡,“我喜欢你”;遥远的太平洋有鲸鱼浮出水面换气喷水,“我喜欢你”;约旦河西岸焦土之中有人安静接吻,“我喜欢你”;同桌问前桌:“你今中午打算吃什么?还是面包吗?”,“我喜欢你”。
全世界都在替胆小的我宣告着,我喜欢你。

Cosa Nostra:与光同尘

BGM:デート

感谢观看。


Belief


       æ²¢ç”°çº²å‰ï¼Œåœ¨ç‹±å¯ºéš¼äººå¿ƒç›®å½“中是不可战胜的。


       è¿™ä¹ˆæƒ³å…¶å®žæŒºå¾®å¦™ï¼Œæ¯•ç«Ÿå½­æ ¼åˆ—十世年少时的废材程度在家族高层甚至同盟家族高层中都从来不是什么秘密,而伴随着他一起成长的守护者们更是对此知之甚详,好比云雀恭弥至今如果心情不好对着沢田纲吉张口还是一句草食动物。


       å¯æ˜¯ä¸ç®¡å‘生了什么,岚守就是固执的...

赛前。

春高正式开赛的前一天,孤爪研磨罕见回绝了黑尾“一起打游戏放松吧”的邀请,而是选择在家闷头大睡。

或许是对即将到来的比赛感到了压力——虽然这个推理成立的可能性低到孤爪研磨本人都不相信的地步——但他的确少见的感觉十分疲倦劳累,程度甚至达到了“动一动手指都觉得困难”的地步。孤爪研磨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让既是朋友又是队友的黑尾等人不安,因此只能抱着“也许休息一天就会好”的心态回绝大家的邀请睡觉。

但毕竟这是比较特殊的一天,春高第二天就要正式开始了,让研磨说他一点焦虑感都没有那也是骗人的。他只是没干劲,懒洋洋,并不是机器人——实际上也不可能有他这么懒散的机器人——理所当然会为了即将到来的重要比赛而紧张...

巨型糖。感动。

对你主席这种永久性隔壁黑来说,能说出“去RM也没啥我们依然是朋友”这样的话,真爱无误。

Firefly Mist

“青叶。”


龙之峰帝人困倦的声音传递到他的学弟的耳中,对方扭过头,冲着他安静的微笑:“帝人前辈,你已经醒了吗?”


帝人刚刚醒过来没多久,视线还不能很好的聚焦到眼前这个人的身上。他虚眯着眼睛,凝视的对象则站在如蜂蜜般静静流淌的午后阳光中,周身被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光:“嗯,我大概睡了多久?”


“也不算多久。”勤劳贴心的后辈取过随手扔在椅子上的外套放在帝人的床前:“银还有猫他们已经回去了。前辈需要吃点东西吗?”青叶偏着头笑了起来:“前辈的午饭被睡过去了,现在应该很饿了吧。”


窗外绵长的蝉鸣透过纱窗穿透力极强的传了进来,因被拉开的窗帘而导致毫无一丝阻碍进入室内的光线明亮亮得晃人...

理想国

BGM:Shoreline


事实上我真的不搞足同了·····ä¸è¿‡è¿™æ˜¯é€ç»™ @è¾°å´½ çš„,破个例hhhhhh

中途写到一半听了Youngblood(为什么后金乐队会出现在我的歌单里!!),你想让我写的梗感觉全散,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写飙了······æˆ‘居然能把它圆回来!!


气泡裂开的声音,是极小极轻,微不可闻的一个“啪”。


一个人锁上重石沉入深海中,所需的时间也仅仅是十三分钟。...

人间草木

太宰治先生把我捡回来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身上沾满血迹和腐烂的垃圾,是一个光是看着都能让人皱起眉头嫌弃的说“这是什么东西啊?好脏。”的贫民窟小鬼。然而太宰先生出现了,他拯救了我,将我从那个早已腐烂的地方拉了出来。虽然他可能只是一时兴起——不,他就是一时兴起,然后像养宠物一样收养了我,即使这样,我也非常感激,崇敬太宰先生。至少,太宰先生将我从“物体”上升至了“生物”高度。


太宰先生对我很严厉。中原中也先生曾经这样感慨着。他还嗤笑着问我如何在这种人手下活下来的。“不过,”我安静地凝视着中原中也先生,看着他一边冷漠的说着一边戴上了帽子:“这样都能活下来,不愧是贫民窟那个地方出来的东西啊。”...


一个重生的故事

梗的来源:@说书人与猫耳君:在我看来打脸要么不打要么全方位打脸,“我重生以后奋发向上过得比以前的自己要好得多的多,不缺钱不缺爱更不缺人爱,就是学得过得好嫁得好,比自己讨厌的人要好一万倍,让他们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来挑衅的通通不服吊死”←喜欢这种,但是如果这种剧情就没人看了吧


她重生了。


前世,她最好最信任的闺蜜被她撞见和她的男朋友在同一张床上。她的男朋友与她的婚事虽然最初只是利益结合,但最后也变成付出了真感情想要相守着度过这一生的人。


她跌跌撞撞冲出门,想要快点逃离这个地方,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高速驶来的轿车。


临死之前,她咬牙切齿躺在地上,感...

昨晚做梦梦见EX,醒来内心仿佛被狗日了。

连忙写写可爱的女孩子。


>>>


我曾喜欢过一个女孩子。


她有着好看的笑容,烫染成金黄色的短发,喜欢画粗一点的眉毛,耳朵和手上的银饰叮当作响,闪烁着细微的光芒。


她曾在咖啡馆坐在我的对面,兴致勃勃的给我比划着她遇见的一些好玩的事。也曾在某个安静的雨夜与我一块喝酒,默不作声的举起玻璃杯和我轻轻一碰。


那时她通常坐在我身旁,窗外潮湿润透的空气涌进室内,隐隐带着一股泥土的腥气。她身上的烟草味若有若无,混合着雨水味道萦绕在我鼻尖。而我坐在一旁强作镇定,心跳却乱成一片。


我也和她接吻过。...